博物馆动态

诗酒情缘慰平生

作者:佚名    发表时间:2022-09-21    浏览次数:40次

诗酒情缘慰平生
——读《黄晔新诗选》有感
张文林

  作为黄晔先生的同龄人、同乡,又是相识多年的文友、朋友,非常高兴参加黄晔诗歌研讨会。讲三点感受与体会。 
  一是专注。黄晔作为缘酒品牌的创立人,始终坚持以文会友,以文化酿造美酒的理会,踏实做事,诚恳做人,一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写诗与做酒,也就是诗酒情缘大半生,专注专一为初心。他的这部新诗选大多写在疫情期间,面对外部环境的急速变化和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态势,黄晔从容应对,以不变应万变,继续专注于写诗与卖酒。他在合肥和铜陵及省外开展的书画精品展活动不减反增,令人欣慰。他在新诗选中多次自称为“卖酒翁”,如《我是一个卖酒翁》:“隔着手掌般屏幕/犹如隔着一座山/剥开莲籽若涩的内心/阵阵暗香浮动隐藏的院落/只为卖酒去/顺路看荷花”。其中的酸甜苦辣与人情冷暖,都在诗人敏感敏锐的诗心里得到聚焦与呈现。 
  二是异化。黄晔出生、成长在桐城派文化照耀几百年的枞川大地、陈瑶湖畔,崇文重教、诗书传家的传统流淌在他的血脉之中,经典散文和格律诗,现代诗乃至外国诗歌对他的滋养无时不在,无处不有。因此他的诗大多是16行诗,既传统又现代,既写实又抒情,这是形式和文本上的异化,更多的是他在诗中意象和意境的异化,黄晔在新诗选中常常将自已异化成一朵莲花,一只夏蝉,亦或一盏明灯,一注高香,他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喜怒哀乐与生活日常皆可入诗,且精彩纷呈,夺人眼耳。如在《已是黄梅飘香的六月》这首诗中,黄晔写到“念想一片荷塘/那一株亭亭玉立的待嫁女子/由我亲手裁缝的荷包/生长的时节声声作响”。在这里,荷花已在诗人心目中“异化”为亭亭玉立的待嫁女子,“亲手裁缝的荷包”生长的时节声声作响,现场感和动态美悄然而至,美的意境和美的通感,跃然纸上,像一幅写意山水画,那种无以言表的淡淡乡愁和田园牧歌式的美感在我们心头油然而生。 
  三是顿悟。与前些年一年出一本诗集的速度相比,《黄晔新诗选》收录的诗歌从数量上明显少了些,但诗歌的质量却有较大幅度的提升,我认为关键在于”顿悟”二字。曾经沧海难为水,已近耳顺之年的黄晔继经营战略和布局作出重大调整之后,在诗歌中为读者展现的是一种“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旷达与从容,是一种历经沧桑、千帆过尽后的“大彻大悟”。他的工作与生活节奏没有放慢,但却更多的是在做“减法”,卸下了企业经营管理者的职务,退居幕后,专注于缘酒文化品牌的重磅打造,以文化人和诗人的身份替代企业家身份。对诗歌爱好者和广大读者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华丽转身。“顿悟”同时体现在《黄晔新诗选》的诸多诗篇中,如《夜色阿莲》:“做一盏风中舞动的莲/在一个深秋的夜晚开合/面对浮躁的人世间/心若菩提/荣辱不惊”。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黄晔用一双悲天悯人、状物抒怀的诗人眼睛,用自己波澜起伏、悲欣交加的人生旅程与哲思“顿悟”,为我们留下了这些需要真心体味、用心去欣赏的诗篇。7年前,我曾经以《一位“诗商”的追梦旅程》为题,写了对黄晔诗歌的评论文章,今天再进行一番比较,感觉他现在的诗歌在广度深度和人生体悟方面都有了不小的提升和拓展。 
  衷心希望黄晔先生在云卷云舒的人生壮年为读者奉献更多具有突破性和开掘性的诗作。

发表留言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