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动态

黄晔诗写特质之我见——李云

作者:佚名    发表时间:2024-05-23    浏览次数:43次

黄晔诗写特质之我见

李云

  黄晔的诗歌是有一定的特质。不管是从质和量上来说,三十多年来,他一直坚持诗歌写作,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安徽诗坛上是一个很有个性特点和艺术特色的,作品成熟度很高的一位诗人。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入会也很早,煌煌十几卷的诗集,这个成就对于创作者来说很难得,我是敬佩的。黄晔先生这么忙,还做这么大的企业,跑市场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出版十多部诗集,在我的印象中他出了17部吧,真的不错。并且他的诗歌还上了中国的八大诗刊。原来我当《诗歌月刊》主编的时候,也给他推过他的精品力作,今天来参加“黄晔诗歌解读会”,我想从这三个维度来解读: 

  第一、黄晔的诗歌是及物的,他是从日常生活和个人经验中提炼自己的诗意。当下中国诗坛大家都知道有许多人都是装神弄鬼,是装大神的,作品是不及物的,是在自己的小格局中里面进行个人舞蹈,或者是在自己小情绪里面找一些表达,他是一种虚蹈的,是在语词层面上进行滑行的,所以很多诗歌是不及物的,也造成了中国诗坛上的一些诟病。 

  黄晔先生从第一部诗歌到现在的写作来看,他都是及物的。比如说写他出差在某一个城市的感受,在某一个清晨去看陈瑶湖的感受,某一个傍晚去看落日的感受等等,包括自己的亲人、故乡的变化、城市之变以及自己的企业,他都是及物的,并且这种日常个体经验的提炼能够上升到诗歌的诗性的体验角度来展示,所以他的诗歌从某种角度来说,读起来是好读的,是易懂的,是有重量的,他的诗歌并不是轻飘的,或者是说有钙质的诗歌,那么这个钙质从哪里来,我想还是他个体自己精神的追求。这是第一个层面,我对他诗歌的理解。 

  第二个层面,我个人认为他是在诗、酒、书这三个维度来找主题和进行创作的。按照西方的美学观点来说,是两个神,一个是酒神,一个是诗神。那个这两个神不管是在西方还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都有着很重要的美学意义,书是书圣,那么这三个维度构成了黄晔自己精神的、知识的的七梁八柱,在这三个角度里,你看他的诗歌里面百分之八九十都在写这几个主题,写酒和缘文化。这是在诗歌里传承,中国现代诗一直以来在这个主题上挖掘还是有人在,但是写出他的这种高度还真的不多,并且他是一种向难度写作。比如酒文化这个主题,从《诗经》开始一直往下来,多少代人都在写酒,那么怎么写酒,怎么写出新时代下酒文化的一种理解和中国人对酒文化的一种新的阐释,到了黄晔这里,他找到了缘,缘文化与酒文化的结合。从缘这个哲学层面来进行诗呈现,缘是来自于佛教,缘文化从佛教文化出来以后,他把这种佛家的缘理解成日常的一种缘,从而来构建自己的诗歌美学向度,这是我对黄晔诗歌的第二点理解。 

  第三点,有大量的作品在写荷花,这种荷的高洁精神在他的诗歌里进行了淋漓尽致的展示,荷文化也是不好写的,但是他能够在这里写出新的理解,不容易。我是从这三个维度去理解和解读他这么多年来煌煌巨作的,并且过去我也给他写过评论。 

  今天坐下来看他这本《黄晔诗歌解读》诗集的时候,这本书是之前他给我看的电子版,时间很早了。里面收录了一批评论家对他的诗歌进行了一系列的点评和理论分析,我觉得写的都很不错,我在电子档里面全部看完了,包括刚刚我也读了下春樵主席的序,写的都很好。黄晔先生年龄快到60岁了,在这个机遇下,写了17本诗集的情况下,冷静地坐下来让评论家来进行系统的剖析自己的作品,从中找到经验和个人的一些得失,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时机。所以这本书的出版我在这也是表示祝贺。 

  这里面有些写的确实也很到位,今天我们河南来的这些大家可能下一步还有精彩的点评,祝黄晔先生勇立潮头,再攀高峰,愿事业红红火火,诗歌越写越通透、圆润和有个性。谢谢! 

  此文系作者在2024年5月19日《黄晔诗歌解读会》上的讲话整理稿 

  李云,中作协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小说月报·原创版》等刊,由《小说选刊》等刊选载,入选多种年鉴和选本。著有电影剧本《山鹰高飞》(安徽省委宣传部扶持项目)、《第六号银像》等。中篇小说《大鱼在淮》获安徽省政府文学奖。


上一篇:没有找到相关的信息
下一篇:“黄晔诗歌解读会”在铜陵天井书院举办

发表留言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标题:
内容: